KU体育金太阳让缺少自信的孩子们当一次主角

  KU体育资讯     |      2024-05-15 08:20

  KU体育7月27日,浙江省杭州市,全国首届“挑战杯——彩虹人生”全国职业学校创新创效创业大赛决赛,高职组作品展览现场,一名志愿者在体验参赛作品。本报记者 赵迪摄

  陶梁梁站在窗边,弯着腰,努力从悬挂的海报之间寻找能望见室内的缝隙。衣服湿透,额头上的汗水大颗大颗冒出来,他却不愿到空调开放的休息室去。

  7月25日至29日,首届“挑战杯——彩虹人生”全国职业学校创新创效创业大赛在浙江杭州举行。赛场外,有不少像陶梁梁一样的团委老师,在默默地为自己的学生打气。

  今年首次举办专门面向职业学校的挑战杯比赛,让职业学校团干部们喜上眉梢,也让他们对共青团育人工作的思考更加深刻。“对于职业学校来说,挑战杯来得正逢其时!”一位团干部感叹道。

  看见陶梁梁站在窗外,刘曜沂觉得“特有安全感”。这次,她代表浙江建设职业技术学院,带着“光纤太阳灯”走上挑战杯赛场。这款光纤太阳灯利用菲涅尔透镜聚光,通过光纤导光至室内,再经过漫射器,实现把太阳光“搬运”进室内的过程。目前,光纤太阳灯已经批量投产,在1000多家包括商场、超市、博物馆在内的场馆投入使用。但刘曜沂最期待的,还是在自己的学校里看到它。

  站在展位前,刘曜沂总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外面那么热,希望老师能少站一会儿。”她望望窗外,“从准备比赛开始,团委的老师就一直陪着我们,他们真的很辛苦”。

  从宣传发动大赛,校内立项、选拔,到带队参加省级比赛、全国比赛,需要经历数月时间。除办赛之外,协调、整合资源,撬动学校其他部门共同关注挑战杯,也是团组织的重要任务。“作为人才培养的重要途径,挑战杯不能成为团组织‘自娱自乐’的事。”原浙江金融职业技术学院团委王懂礼说。

  制作一辆方程式赛车是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学生周子恩的梦想。在梦想转化为现实的过程中,资金是众多拦路虎之一。这个让他最为“头疼”的问题,在学校团委老师的帮助下得到了解决。梅赛德斯·奔驰、昆仑润滑油等“高大上”厂商的赞助,让周子恩成功做出了一辆属于自己的方程式赛车。

  作为领队,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团委张晓刚带着3个学生项目参加本届“彩虹人生”挑战杯。此前,他们曾几次参加全国挑战杯,成绩都不是特别理想。“之前的挑战杯前沿性更强,我们的竞争力相对较弱。”张晓刚说,“这次我转了一圈,能看出来所有参赛项目都是职业学校学生结合自身工作和专业进行的创新项目。职业学校学生在理论创新方面较弱,但在应用上的创新思路很多都很不错。”

  和以往“打酱油”的挑战杯相比,这次“彩虹人生”挑战杯让张晓刚感到团组织的“存在感”。“以前我们更多依靠学校科研部门给予支持,而这次,我们充分发挥了专业社团和青年教师的作用,团组织的参与度更强”。

  去年,浙江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团委举办了“梦想计划”,为路桥学院薄荷糖乐队组织了一场演唱会。毕业时,乐队学生特意到团委来和老师们告别。“当时他说,以前好几门课不及格,差点退学。自从办了演唱会,功课都没问题了,他人生也没有任何遗憾了。”回忆起这件事,严洪广感触颇深。他曾在浙江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团委从事心理辅导相关工作,对职业学校学生“心理问题严重”这一现实深有体会。但是,往往一件看似很小的事情就会对他们的心理疏导起到很大作用。“有时只是参加校级竞赛取得名次,对他们自信心的树立都大有好处,何况是挑战杯这样的省级、全国竞赛”。

  王懂礼曾经做过调查,在高职院校中,百分之七十的学生自信心不足。他们从小被“打击”和“遗忘”,永远生活在别人的视线之外,严重缺乏自我认同。他们似乎一直生活在角落里,永远不是主角。但通过参加挑战杯竞赛,许多学生找到了自信。“一场比赛可能影响他们的一生”。

  浙江建设职业技术学院学生胡彬曾经因为从一所重点高中考入高职院校而感到“有点尴尬”。“班里好多同学是从职高上来的,他们问我为什么不去读本科,我只好说自己想来学技术”。通过参加挑战杯,胡彬却发现,在职业学校一样可以“大展宏图”。他昂首挺胸地站在“光纤太阳灯”项目展台前,胸前别了一枚亮闪闪的团徽。

  “作为职业学校团组织,我们有责任让学生健康地走向社会。”浙江经济职业技术学院团委张妮佳说。而“彩虹人生”挑战杯,正让这些长期处于人们焦点外围的孩子们有机会成为主角。

  一年之内,在一所高职学校中出现1000多份来自学生的专利申请,这件听起来有点“天方夜谭”的事情真实出现在浙江嘉兴职业技术学院。据团委吴雄熊介绍,挑战杯竞赛已经和学校教学相结合,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完成一个项目,获得学分,相当于修完一门课程,申请到的专利可以替代毕业论文。“专利、论文是挑战杯成果转化的一个部分,也是挑战杯育人成效的体现”。这次,他带队参赛的项目“嘉兴市植物医院”已经正式落地。

  王懂礼记得,浙江金融职业技术学院第一次举办校内挑战杯,只征集到四十几个报名项目。现在,校级挑战杯比赛会带来200多个项目立项。若按照团队平均5人计算,每年就有上千名学生参与到挑战杯比赛中来。“上千个学生,花一年时间准备比赛,这样的规模对校内学风、学生创新意识的培养等都提供了良好环境和氛围。”王懂礼说,“在阅读碎片化、学习碎片化的情况下,参加挑战杯比赛,是职业学校学生难得的获得系统化科学思维训练的途径。”

  从前,职业学校学生“缺少舞台”。每年一度的全国职业学校技能大赛侧重于考察部分专业学生的技术水平,而“彩虹人生”挑战杯则是对学生创新能力、科研能力等综合能力的锻炼和考量。“在传统观念里,学校共青团的主要活动就是社会实践、志愿服务、文艺演出,很多老师会觉得你们就是‘唱唱跳跳’,会影响第一课堂教学。但通过挑战杯,大家都看到团组织在育人方面的重要作用。”王懂礼说。

  据悉,浙江省教育厅已经出台政策,在教学业绩考核中,把挑战杯和各学科竞赛放在同等地位。“挑战杯和教师职称评定、业绩考核挂钩,学校重视程度越来越高,挑战杯的含金量也就越来越高,也是一个良性循环。”张妮佳说。

  去年,浙江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出现了经费缺口,分配到所有部门的经费都被按比例缩减,唯独给团委的经费非但没有缩减,反而增加了10万元。“虽然数量不多,但意义不同。”严洪广说。

  王懂礼觉得,近年来职业学校共青团工作发生了“巨变”。“除了经费的增加,学校党委都会召开会议,听取团委的工作汇报,并且帮我们解决问题。基本每年都会发一个文件,重视和推进共青团工作。”王懂礼说,“以前浙江省职业学校共青团人员标配1.5个人。今年标配已经达到3个人。有些学校团委甚至有5个人。”

  职业学校共青团地位之所以能够大幅度提升,挑战杯是一个重要推手。“近十年来,职业教育得到快速发展,从外延扩张转变为内涵发展。外延扩张时期,学校主要把资源投入在教学方面,而到了内涵发展时期,学校一定会重视共青团工作。”王懂礼说。

  严洪广刚到团委时,做挑战杯需要四处求人帮忙。现在,变成大家主动来找他。“很多院长、教授主动找到我,问今年挑战杯什么时候比赛?我们有项目要报。”严洪广说,“做出成绩,得到认可,有助于更好地做工作,这是职业学校共青团工作良性循环的过程。”

  以前,江西省42所职业学校中,只有7所曾经参加挑战杯。而这次“彩虹人生”挑战杯,所有职业学校都参与进来。江西现代学院团委周亨炉这次来的一个重要目的,是看看浙江省如何办比赛。“今年省赛是由我们学校承办的,希望有一天,全国大赛也能在我们学校举办”。

  陶梁梁站在窗边,弯着腰,努力从悬挂的海报之间寻找能望见室内的缝隙。衣服湿透,额头上的汗水大颗大颗冒出来,他却不愿到空调开放的休息室去。

  7月25日至29日,首届“挑战杯——彩虹人生”全国职业学校创新创效创业大赛在浙江杭州举行。赛场外,有不少像陶梁梁一样的团委老师,在默默地为自己的学生打气。

  今年首次举办专门面向职业学校的挑战杯比赛,让职业学校团干部们喜上眉梢,也让他们对共青团育人工作的思考更加深刻。“对于职业学校来说,挑战杯来得正逢其时!”一位团干部感叹道。

  看见陶梁梁站在窗外,刘曜沂觉得“特有安全感”。这次,她代表浙江建设职业技术学院,带着“光纤太阳灯”走上挑战杯赛场。这款光纤太阳灯利用菲涅尔透镜聚光,通过光纤导光至室内,再经过漫射器,实现把太阳光“搬运”进室内的过程。目前,光纤太阳灯已经批量投产,在1000多家包括商场、超市、博物馆在内的场馆投入使用。但刘曜沂最期待的,还是在自己的学校里看到它。

  站在展位前,刘曜沂总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外面那么热,希望老师能少站一会儿。”她望望窗外,“从准备比赛开始,团委的老师就一直陪着我们,他们真的很辛苦”。

  从宣传发动大赛,校内立项、选拔,到带队参加省级比赛、全国比赛,需要经历数月时间。除办赛之外,协调、整合资源,撬动学校其他部门共同关注挑战杯,也是团组织的重要任务。“作为人才培养的重要途径,挑战杯不能成为团组织‘自娱自乐’的事。”原浙江金融职业技术学院团委王懂礼说。

  制作一辆方程式赛车是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学生周子恩的梦想。在梦想转化为现实的过程中,资金是众多拦路虎之一。这个让他最为“头疼”的问题,在学校团委老师的帮助下得到了解决。梅赛德斯·奔驰、昆仑润滑油等“高大上”厂商的赞助,让周子恩成功做出了一辆属于自己的方程式赛车。

  作为领队,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团委张晓刚带着3个学生项目参加本届“彩虹人生”挑战杯。此前,他们曾几次参加全国挑战杯,成绩都不是特别理想。“之前的挑战杯前沿性更强,我们的竞争力相对较弱。”张晓刚说,“这次我转了一圈,能看出来所有参赛项目都是职业学校学生结合自身工作和专业进行的创新项目。职业学校学生在理论创新方面较弱,但在应用上的创新思路很多都很不错。”

  和以往“打酱油”的挑战杯相比,这次“彩虹人生”挑战杯让张晓刚感到团组织的“存在感”。“以前我们更多依靠学校科研部门给予支持,而这次,我们充分发挥了专业社团和青年教师的作用,团组织的参与度更强”。

  去年,浙江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团委举办了“梦想计划”,为路桥学院薄荷糖乐队组织了一场演唱会。毕业时,乐队学生特意到团委来和老师们告别。“当时他说,以前好几门课不及格,差点退学。自从办了演唱会,功课都没问题了,他人生也没有任何遗憾了。”回忆起这件事,严洪广感触颇深。他曾在浙江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团委从事心理辅导相关工作,对职业学校学生“心理问题严重”这一现实深有体会。但是,往往一件看似很小的事情就会对他们的心理疏导起到很大作用。“有时只是参加校级竞赛取得名次,对他们自信心的树立都大有好处,何况是挑战杯这样的省级、全国竞赛”。

  王懂礼曾经做过调查,在高职院校中,百分之七十的学生自信心不足。他们从小被“打击”和“遗忘”,永远生活在别人的视线之外,严重缺乏自我认同。他们似乎一直生活在角落里,永远不是主角。但通过参加挑战杯竞赛,许多学生找到了自信。“一场比赛可能影响他们的一生”。

  浙江建设职业技术学院学生胡彬曾经因为从一所重点高中考入高职院校而感到“有点尴尬”。“班里好多同学是从职高上来的,他们问我为什么不去读本科,我只好说自己想来学技术”。通过参加挑战杯,胡彬却发现,在职业学校一样可以“大展宏图”。他昂首挺胸地站在“光纤太阳灯”项目展台前,胸前别了一枚亮闪闪的团徽。

  “作为职业学校团组织,我们有责任让学生健康地走向社会。”浙江经济职业技术学院团委张妮佳说。而“彩虹人生”挑战杯,正让这些长期处于人们焦点外围的孩子们有机会成为主角。

  一年之内,在一所高职学校中出现1000多份来自学生的专利申请,这件听起来有点“天方夜谭”的事情真实出现在浙江嘉兴职业技术学院。据团委吴雄熊介绍,挑战杯竞赛已经和学校教学相结合,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完成一个项目,获得学分,相当于修完一门课程,申请到的专利可以替代毕业论文。“专利、论文是挑战杯成果转化的一个部分,也是挑战杯育人成效的体现”。这次,他带队参赛的项目“嘉兴市植物医院”已经正式落地。

  王懂礼记得,浙江金融职业技术学院第一次举办校内挑战杯,只征集到四十几个报名项目。现在,校级挑战杯比赛会带来200多个项目立项。若按照团队平均5人计算,每年就有上千名学生参与到挑战杯比赛中来。“上千个学生,花一年时间准备比赛,这样的规模对校内学风、学生创新意识的培养等都提供了良好环境和氛围。”王懂礼说,“在阅读碎片化、学习碎片化的情况下,参加挑战杯比赛,是职业学校学生难得的获得系统化科学思维训练的途径。”

  从前,职业学校学生“缺少舞台”。每年一度的全国职业学校技能大赛侧重于考察部分专业学生的技术水平,而“彩虹人生”挑战杯则是对学生创新能力、科研能力等综合能力的锻炼和考量。“在传统观念里,学校共青团的主要活动就是社会实践、志愿服务、文艺演出,很多老师会觉得你们就是‘唱唱跳跳’,会影响第一课堂教学。但通过挑战杯,大家都看到团组织在育人方面的重要作用。”王懂礼说。

  据悉,浙江省教育厅已经出台政策,在教学业绩考核中,把挑战杯和各学科竞赛放在同等地位。“挑战杯和教师职称评定、业绩考核挂钩,学校重视程度越来越高,挑战杯的含金量也就越来越高,也是一个良性循环。”张妮佳说。

  去年,浙江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出现了经费缺口,分配到所有部门的经费都被按比例缩减,唯独给团委的经费非但没有缩减,反而增加了10万元。“虽然数量不多,但意义不同。”严洪广说。

  王懂礼觉得,近年来职业学校共青团工作发生了“巨变”。“除了经费的增加,学校党委都会召开会议,听取团委的工作汇报,并且帮我们解决问题。基本每年都会发一个文件,重视和推进共青团工作。”王懂礼说,“以前浙江省职业学校共青团人员标配1.5个人。今年标配已经达到3个人。有些学校团委甚至有5个人。”

  职业学校共青团地位之所以能够大幅度提升,挑战杯是一个重要推手。“近十年来,职业教育得到快速发展,从外延扩张转变为内涵发展。外延扩张时期,学校主要把资源投入在教学方面,而到了内涵发展时期,学校一定会重视共青团工作。”王懂礼说。

  严洪广刚到团委时,做挑战杯需要四处求人帮忙。现在,变成大家主动来找他。“很多院长、教授主动找到我,问今年挑战杯什么时候比赛?我们有项目要报。”严洪广说,“做出成绩,得到认可,有助于更好地做工作,这是职业学校共青团工作良性循环的过程。”

  以前,江西省42所职业学校中,只有7所曾经参加挑战杯。而这次“彩虹人生”挑战杯,所有职业学校都参与进来。江西现代学院团委周亨炉这次来的一个重要目的,是看看浙江省如何办比赛。“今年省赛是由我们学校承办的,希望有一天,全国大赛也能在我们学校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