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体育西顿照明 黄金时代的照明

  KU体育新闻     |      2024-06-07 09:56

  KU体育“黄金时代”是我在看科幻书《三体》时候读到的,形容未来在外星入侵的“危机时代”来临之前的一段地球上繁荣、安定的历史时期。这个时期人类社会战争减少,经济繁荣,瘟疫被控,科技进步,人们过上了普遍正常、有尊严的生活。用“黄金时代”来形容当下的中国社会其实也是很正确的,几千年来中国人一直盼望的河清海晏、太平盛世似乎一夕到来,不是前段时间媒体说今年的黄河河水变清了吗?反倒是专家警告这不是什么好事。

  从未有一个时期像今天这样物质充沛,人民购买力旺盛,唐、宋那段被人歌颂的时代还有冻死骨呢,今天人民早已不满足于温饱,这说明人类文明在进步。今年的双11,马云巴巴卖了1682亿。人们疯了一样去抢购,去消费,去透支,去满足物欲,去不爱惜粮食。那些天见面打招呼都改成“今天又买了什么东西”?在一个典型的消费社会里,一切勤俭节约都变得不正常。

KU体育西顿照明 黄金时代的照明(图1)

  中国的城市都成为汽车拥堵的重灾区,一辆汽车现在才有多少钱?几万元就能开回家,几万元还叫钱么?城市中再普通的家庭都要拥有汽车了,好像没辆车就比别人家少了什么。几十年前一辆自行车都可以让人幸福感爆棚,现在你有一辆车只是家庭标配,不买都不好意思出门。对工薪层来说车是装饰,上班还是去挤公交,车放那里只是证明我家也有。

  今年中国城市照明热翻了天,下一步的趋势是乡村,反正哪里不做点照明,好像经济就没发展,人民就不幸福。动辄一座城市因为某些活动而耗资数亿、数十亿,并且这种势头在全国已经蔓延开来。如果说几年前大家还在为了一个一两千万的工程而艳羡不已的时候,今天你做了一个这样的事情你都不好意思出去给人说。

KU体育西顿照明 黄金时代的照明(图2)

  而且这些大项目的游戏规则越来越趋向于格式化、标准化,比如要求只有双甲企业才能入围参与,比如EPC、PPP,很多人发现这些事情越来越不好玩了,这让那些数以千计的二企业处身越发尴尬。大资本的介入让行业到处弥漫着急功近利的情绪,大家都在赌局,都盼望在这“黄金时代”里大显身手多捞一把,只是“黄金时代”之后就再无“黄金”了吗?

  很多人问我,让我说说这股热潮还能火几年?我不懂预测,去年在中国光文化论坛上做主持人时曾预言今年的城市照明会大火,这基于一些初露端倪的社会热点现象,杭州的G20让全世界人民看到了照明还能产生很多的附加值。如果让我再往下预言的话,我还会毫不犹豫地说——一切只是开始。

KU体育西顿照明 黄金时代的照明(图3)

  再想一想其实买车和做照明是一个道理,刚才说了,当汽车已经成为一个家庭标配的时候,那么城市照明也会是一座城市的标配。我们今天正走在城市照明即将成为城市“标配”的路上,刚上路,着什么急?

  要成为“标配”是需要一些经济和物质基础的,首先的一个基础就是我们好像赶上了电力资源丰富的时代。就像工业产生的诱因是蒸汽机的发明,文艺复兴来自于东罗马帝国的覆灭一样。什么事情突然勃兴,必然是有迹可循,一定是周边的技术、物质完成了某些量变积累以后。我上网查了一些资料,先看电力是怎么在大幅度增长——

  进入21 世纪以来,我国电力工业迅猛发展,电力设备技术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大容量、高参数、环保型发电机组运用量快速增长,电网覆盖面和现代化程度不断提高。电力工业已经进入了大机组、大电网的发展阶段,并持续向更高效、更环保、更安全、更经济的更高目标迈进。到2016年底,我国电力总装机容量达到16.48 亿kW,比上年末增长8.2%,稳坐世界头把交椅。

  其中,火电装机容量105388万千瓦,增长5.3%;水电装机容量33211万千瓦,增长3.9%;核电装机容量3364万千瓦,增长23.8%;并网风电装机容量14864万千瓦,增长13.2%;并网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7742万千瓦,增长81.6%。

KU体育西顿照明 黄金时代的照明(图4)

  问一下,你所在的城市夏天还会拉闸限电吗?我们已经习惯了在全电力社会中生活,家电、手机、动车,城市光环境,还有2030年全面的电力汽车时代到来。

  原来今天的中国真的不缺电了,已经是世界头号电力大国,还怕什么能源短缺?我的设计方案中早就简化了节能这一项,都节能了电厂工人不是要失业?真的要谈节能好像也不是说我们用了什么省电设备,而是设计师有没有节能意识——你用一瓦能照亮就不用十瓦,一盏灯能满足就不挂十盏,这在“黄金时代”急速发展的物质社会里非常重要。

  我们不仅有火电,还有水电、风电、核电、太阳能发电,这些统统构建起一个伟大国家发展的强劲动力需要,没有这些基础,我们哪里能做照明?在一个天天拉闸限电的城市里,面对着黑暗,我们只求一点生活所需的光亮就大大的够了。

  再来看的经济总量,国家统计局公布2016年GDP增速在6.7%,全年达到了70万亿规模水平,而且是全球经济中最具有活力的国家。所以这些年我们看到一系列的国际大型会议在中国召开,这是国力的象征,也是中国在世界多边关系中越来越有话语权的表现。我们讲“文化自信”,文化就是人的行为总和,也就是要创造一种具有号召力和影响力的文化模式出来,它代表着今天中国的国情和社会价值追求。那么当前这么流行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照明算不算是一种“特殊化”的文化现象?我看算,最起码从来没有一个国家会用光色染亮数座山头,或者举办一场气势非凡的灯光印象晚会,令各国惊叹。

KU体育西顿照明 黄金时代的照明(图5)

  前几天有个城市做照明规划招标,有朋友问我要不要参与,标的50万,时间也算宽裕。这事情要是放到一年前,能吸引来很多双甲公司、大型设计院参与,大家非得拼出个头破血流不可。我问了几个设计师朋友,大家说知道这个项目,但是反应出奇的一片冷静——太忙了,钱太少,兴趣不大,没时间参与,这是几拨人的回答。

  一年时间整个行业的心态做了一个乾坤颠倒,只能说明今天整个业界的投资体量实在令人难以快速消化。正巧一位北京的设计师朋友微信问我,江老师能不能帮我推荐几个照明设计师?我想在北京招聘,有点经验但不用非常优秀,最好是女孩子,想轻松点不用熬夜的女孩子,我都愿意要!我回答他——现在最难招的就是照明设计师!火热的市场促使照明设计师成了稀缺的职业。

  那么这个“照明的黄金时代”能有多长时间?有人说就像肥皂泡转瞬就会幻灭,又有人说也就是一两年的热度,总之对于未来并不看好的悲观情绪甚至是危机情绪弥漫照明行业。如果让我来说我还是很乐观的——最少还有五年的持续期吧!这一点有点不言自喻。五年后呢?你要想一想这五年每一年会有多少的市场容量叠加。不要担忧,就是五年后照明市场增速放缓,热度减少,是不是也会比今天规模大上五六倍?理性社会中的照明更值得我们期待。2017年中国城市照明是多少亿?不知道有没有机构去调查过,我设想一年的市场增长率在50%,这都有点太保守了吧,都是我在毛估,我希望能这样。

KU体育西顿照明 黄金时代的照明(图6)

  也许城市照明会成为城市经济的又一个支撑点?房地产热降温了,政府需要更多的经济内容来刺激市民的消费兴趣点。在一个不缺电,不缺旅游资源(生搬硬造的也算),不缺消费者,不缺爱看热闹的人群的国度里,什么经济奇迹创造不出来呢?既然大家都认识到夜游、夜晚经济、文化照明的重要性,谁愿意让自己的城市夜晚内容空洞视觉无聊呢?

  当然了更重要的是今天的照明技术和艺术水平得到了突飞猛进的提升,这是在推波助澜。就如十几年前还是传统光源的天下,十几年后LED直接催生了照明设计行业的大进步。我们很多人都是受益于LED技术的普及,没有LED哪有装饰照明的多样化,而我们做的90%业务都是属于装饰照明领域,这是一个活生生的因为技术而改变世界的典型案例。

KU体育西顿照明 黄金时代的照明(图7)

  在一个渐趋智能化的社会里,人们对生活品质的提高和体验刺激的要求也是狂飙突进的。刚看了一段视频,机器人已经可以做到后空翻,这么新鲜的事情很容易成为大众流行热点。还有机器人,老天,以后谁还结婚承担家庭的责任啊。社会变化真是太迅猛了,二战后人类文明超过了几十万年进化的总和。照明会不会演变成社会的流行事件?

  比如说现在很火的3D裸眼灯光投影,这种技术在三年前的时候还很稀罕,两年前的市场报价还很高企,一年前还能引来设计师的围观,今天已经成为文化旅游照明的常见。价钱也从动辄几千万降低到了几百万,逐渐成为消费视界内的必然。就像建筑媒体视频立面,如果谁还在今天谈论这种城市视听现象,我想你就太落伍了,三年前大家可以热议,两年前你可以非议,一年前你会熟视无睹,今天已经麻木。媒体立面很快就会引领社会的发展,以后会是真正的媒体智能建筑,走在路上建筑会跟你打招呼,提醒你时间、行程、天气、路况、有没有熟人在附近,这就是技术在改变人的生活,以及对于新鲜事物的接受速度。

  以后不会再有今天的装饰照明,因为一切空间载体都会是发光的对象,人会穿着发光的衣服,走在一座发光的城市里,那时候的照明设计会是另一种形式。我想说这种变化速度会越来越快,以至于有一天再另类、再创意的设计都不会流行超过半年。不是人善变,而是技术在倒逼着人去适应改变。

KU体育西顿照明 黄金时代的照明(图8)

  还是回到现实来说,是什么在催生照明技术的发展?是市场,是这种广阔的、要求越来越高的市场。刚才已经说房地产热的退潮,让政府主导的经济有点落寞,正好发现城市照明是个新鲜玩意,不仅可以带动经济,打造城市形象,同时还是地方治理的重要展示。城市人民也喜欢!这和十九大提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形成了无缝呼应。多好的见解啊!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你看那些到处黑黢黢的城市森林,这怎能满足人民群众对于美好生活的期盼呢?

  我生活的城市今年就是经过了大改造,投资不多,却产生了惊人的变化。以前的水系公园里几根简单的软灯带勾勒出岸线、桥体、亭阁。用绿油油的灯照亮树木、植被,再加上损坏也无人修理的灯光暗区,景观灯的刺眼光点,哪里有半分美好生活的样子。中国的城市要么无照明,要么是极其丑陋,这是和当下的主流城市建设理念正好相背。

  做照明是要花钱的,政府投入也需要回报,这种回报有可能体现在市民的满意度上,也有可能是成为夜晚消费热点,吸引那些平日里不上街的市民晚上出来消费,哪怕你不消费,来遛弯也可以,都是城市繁荣的表现。

  金砖会议以后我去厦门筼筜湖看夜景,去晚了险些没挤进去,那个人多啊!环湖步道是单向放行,并且限制人数。那里面有一场投影秀,打在湖畔的白鹭女神像上,人群高峰时候不能开,怕出安全事故。于是很多人就等在岸边,又加重了人流的滞塞。这个时候我觉得中国人民的业余生活还是很单调的,一点点视觉刺激就能呼唤来四面八方的游客和参观者,顿感照明在中国远远达不到普及的程度。还有多少城市是在黑暗里?还有多少人民晚上洗洗就睡了?市场实在是太大,现在就担忧照明行业会萎缩,会停顿,为时过早。但是调整和理性一定会来到,这是后话。

KU体育西顿照明 黄金时代的照明(图9)

  到目前为止城市媒体立面再加上水秀表演最热闹的地方还是南昌的赣江两岸,夏天去秋水公园消暑的人围满了整个广场,江两岸是连绵不绝的数百栋高层楼房所形成的媒体立面图像。每当那处号称亚洲第一高的水柱奔腾而出的时候,人们都在惊呼。一只孤鹜从这边飞到那边,同样的画面人们百看不厌!这就是当下的中国人普遍审美伦理——其实没错。

  错的是我们这些所谓的有“责任心”的设计师,总想着多搞一些艺术的、唯美的、交互的、趣味的、有文化内涵的东西出来,以提升社会的完美程度。今天我才悟出来,大众不需要教育,存在就是合理,你不要指望一个人均收入连温饱都不能维持的民族去奢谈情感高尚,你要顺应着每一次的社会进步,在恰当的时候引导出一两个有益于社会大众的创意和手段,这就是我们设计师对“黄金时代”的贡献。

  所以今天的照明市场如此火爆,千万不要用看待洪水猛兽一般的心理去对待它,这是好事,终于照明有了今天这般红火的局面了,好歹大家认识到光的美好应该成为生活中的必需品。这不好吗?如果连照明从业者都惶恐得不得了,说明我们准备得还不足,做得还不够,“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你怕什么祸患呢?努力做好眼前事,就可以了。

KU体育西顿照明 黄金时代的照明(图10)

  图注:正是人民对于美好生活的需求,成为城市照明存在的基础。从这一点上来说,照明是一件造福于人的事情,并且会长久的兴旺下去。以前我们穷,不会考虑物质之外的精神世界,今天我们还穷吗?感官和刺激,多样和物欲,是黄金时代的主流意识。

KU体育西顿照明 黄金时代的照明(图11)

  江海阳:高级室内建筑师,一级照明设计师,文化照明倡导者,江海阳工作室主持设计师。设计文论代表作:《设计的三观——文创照明之境》、《形意之间——论照明设计场所精神》、《城市精神生与死》 《照明设计符号学》、《城市商业空间照明中的情感心理需求》、《福建省城市照明现状与品质提升思考》、《照明美学的再审视》等。

KU体育西顿照明 黄金时代的照明(图12)

  西顿照明,立志成为全中国最受信赖的照明系统服务商。为帮助客户在各自的领域内取得成功,西顿产品的研发与定型都采用领先于行业的苛刻标准。西顿坚持专业精准的精神,确保产品能够为客户的客户,最大化地提升满意度,致力于让所有使用西顿产品的客户领略到灯光的魅力。西顿照明,为杰作设计杰作。